【投资非洲 】扩大中非LNG合作朋友圈|中国投资

来源:《中国投资》 发布:2020-10-15

  导 读

  2020年,中石化旗下阿达克斯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在喀麦隆发现新油气资源。借助“一带一路”合作的桥梁,中国与喀麦隆等西非新兴油气资源国家的合作将更广泛

  ●非洲天然气开发潜力巨大

  ●喀麦隆的石油产业现状

  ●Kibiri FLNG工程的成功要素

  ●全球首艘改装FLNG在喀麦隆投产

  ●中国的天然气市场望

  非洲天然气开发潜力巨大

  受大气污染、气候变化的影响,全球能源需求量日益增大,LNG(液化天然气)的需求近年来也随之增加,2020年4月,国际天然气联盟(IGU)发布其2020年年度LNG报告。综合分析突出了2019年全球液化天然气产业的所有重大变化。在连续第六年的增长中,液化天然气贸易增长了13%,达到了3.547亿吨。尽管2019年全球液化天然气市场上已有37个市场没有新客户加入,但最近新加入的国家——孟加拉国、巴基斯坦、波兰和巴拿马——增加了液化天然气的购买量,这是一个可喜的现象。与此同时,印度等成熟市场正在增加新的浮动再气化产能。,目前全球LNG的进口国为40个。天然气出口国家论坛(GECF)表示,2019年尼日利亚、埃及、莫桑比克和其他地区的新建投资达到近1030亿美元,液化天然气项目被视为实现非洲天然气潜力的有利可图的战略。非洲是全球天然气领域一个令人兴奋的前沿,拥有全球已探明天然气储量的7.1%,预计到2024年将占全球产量增长的近10%。2018年3月喀麦隆开始了液化天然气的生产,继马来西亚PFLNG Satu项目首开先河后,喀麦隆LNG和Prelude将成为全球第二个和第三个浮式液化天然气生产(FLNG)项目。另外,Mike Corkhill在2018年度《LNG世界海运》杂志撰文中提到,产能为340万吨/年的Coral FLNG和150万吨/年的PFLNG2项目也已建造浮式生产船。其中Coral FLNG项目已于今年启动,PFLNG2项目将于2021年启动。

  喀麦隆的石油产业现状

  喀麦隆位于非洲大陆中西部,历来以出口可可等农作物作为主要经济来源。政府财政和国内储蓄并不充足,虽然近年来增加了各类投资,但仍不能满足经济发展的要求。道路多数处于未完工状态,电力供应设施日益老化,停电断电时有发生,基础设施亟待改善。此外,国民普遍受教育程度不高,掌握基本技能的劳动力供应严重不足。为摆脱上述困境,政府将目光聚焦在资源开发上,根据《Oil&gas journal 》杂志提供的数据,2018年喀麦隆天然气确认埋藏量为4770BCF,位居世界第47位,在撒哈拉以南非洲排名第四,开发地点主要集中在RIO del rey 和Douala两盆地区域,两盆地均处于浅海地区,喀麦隆主要矿区有80%均位于浅海,其余分布在陆地,该国天然气生产量随着油田的枯竭近年来有减产的倾向,2013年Prenco公司开始在Douala盆地Sanaga Sud油田进行生产,2014年美国石油开发公司Noble energy同样在该盆地Yoyo油气田及Yolanda油气田进行开发,使得天然气产量逐渐增加,Sanaga Sud油气田出产的油气资源主要供应于Kribi天然气火力发电所,Logbaba油气田出产的油气则主要用于杜阿拉的港湾及运输产业。

  与非洲其它国家对资源的严格管控所不同的是,喀麦隆在资源招标领域中一部分矿区是对外开放的,有意向的海外企业可通过经贸协商参与,小规模独立企业也有资格参加。2019年政府公布了最新开放的八个矿区(见下表)),受惠于储量丰富的油气资源,通过签署合作协议可以使喀麦隆直接或间接地从中获取巨大收益,中国石油化工集团也参与到喀麦隆的石油、天然气开发当中。除油气出口外,还可以带动当地天然气基础设施和相关工业的发展,尤其是电力生产工业的发展。2008年11月,喀麦隆国家石油与天然气公司(SNH)与法国燃气苏伊士集团(GDF Suez)正式签署战略合作伙伴协议,此举标志着喀麦隆正式加入天然气液化加工和液化天然气(GNL)出口国俱乐部。喀麦隆国家石油与天然气公司总经理阿道夫·穆迪基表示,战略合作伙伴协议的签署是喀麦隆向落实其天然气资源开发计划迈出的重要一步。根据协议,SNH与GDF Suez将液化天然气的出口进行共同评估,其中包括在喀麦隆南部大区的克里比(Kribi)地区海域和西南部大区的林贝(Limbé)地区海域部署海上浮式生产储卸石油平台(FPSO)。该项目预计投资达3300亿非郎,其中喀方出资720亿非郎,法国燃气苏伊士集团出资2580亿非郎。。

  Kibiri FLNG工程的成功要素

  Kribi Field工程位于喀麦隆Kribi Field市以西15公里,1979年被发现,Kribi Field由Sanaga Sud 和Ebome Marine 油气田构成,两油气田出产的天然气由管线运送至陆上的Bipaga处理设备进行脱水、液态分离工序,只留下天然气成分再度通过管线运送至20公里外的FLNG船进行液化处理,推测可开发量为0.7TCF,计划八年间开采完毕,Sanaga Sud油气田已于2013年投入生产,至2017年已经追加至6个油气井进行增产活动,220mmcf中的180送至Golar FLNG船,剩余的40送至Kribi天然气火力发电所。伴随着近海油气田的开发Bipaga处理设备的能力也逐渐增强。

  除了上述要素外,Kibiri FLNG工程的成功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首先,喀麦隆政府制定了宽松的契约条款,政府在《2012年天然气纲领》中提出,针对天然气液化工程10年间免收法人税、附加值税、关税。为此,Kribi FLNG工程在八年施工期间享受了极大的税收优惠,政府的税收损失也由冷凝液(LPG)的提成来填补。另外,喀麦隆Kribi FLNG工程的成功与Golar公司的改造型FLNG船密切相关,根据凯佩尔造船厂的介绍,现有的LNG油轮改造成FLNG船的话,要比从头建造FLNG船节省成本,提升竞争性,且安全性和处理能力在同等条件下建造时间也可以大幅缩短。喀麦隆近海天然油气田的埋藏量规模可观,考虑到陆地上建设液化设施的困难性且喀麦隆海岸附近的气象、海像条件较好,这些要素为在近海建立天然气液化设施提供了便利条件。

  全球首艘改装FLNG在喀麦隆投产

  2018年3月12日,挪威Golar LNG宣布,该公司位于喀麦隆的“Hilli Episeyo”号FLNG实现投产,这是世界上首艘改装FLNG。Golar公司与喀麦隆政府于2015年9月达成最终投资协议,喀麦隆全年生产出的120万吨液化天然气,由GAZPROM公司负责接收,主要面向亚洲(特别是印度市场)销售,另外,Hilli Episeyo FLNG船八年间天然气生产及液化成本100万BTU(热量单位)仅花费8美元,喀麦隆现有油气田的液化天然气如能增产增量,液化设施的工作率提升的话,Golar公司能够抵消很大的运营成本。

  Golar公司低成本的FLNG方案,使得投资机遇匮乏的撒哈拉以南非洲诸国受益良多,缩短的开发时间及对二手FLNG船的改造,使得工期短、低成本成为可能,为喀麦隆这样的石油天然气产业基础尚不完善的国家开辟了一条投资道路,但是,由于改造型FLNG船均是非产油国的造船厂所修建,对于产油国的天然气生产设施的建设、技术转让、技术人员的培训等产业培育是今后的难点,特别是西非国家存在政局不安,国家资源控制、资产没收的法治税制变动等不安要素,埃博拉疫情等公共卫生问题也需要格外注意。

  从地理位置上看,西非地区相对处于比较稳定的海岸环境,而FLNG船恰恰最适用于浅海航行。实际上,像毛里塔尼亚、塞内加尔、赤道几内亚等西非国家,都引进了Golar公司的改造型FLNG船,Golar公司通过改造型FLNG工程获得了宝贵的经验,今后会在技术研发方面更上一层楼,如上所述,改造型FLNG工程还有必须跨越的种种制约障碍,发展历程会相对曲折,但对于西非小规模的产油国来说FLNG工程是能够带来商机的。

  中国的天然气市场

  对于喀麦隆这项极具开发潜力的项目,中国企业自然不会放过宝贵的投资机遇。2011年11月,中国石油化工集团通过其子公司中国石化阿达克斯石油公司收购壳牌持有的“喀麦隆派克唐石油公司”80%的股份,组建成立“阿达克斯石油喀麦隆公司”。该公司在喀持有12个石油生产和勘探区块,其中2个区块为作业区块,2017年10月,Hilli Episeyo号起航前往喀麦隆,2018年5月底将第一船LNG送往中国。这个终端“新产物”的成功投产为世界LNG行业快速有效建设储卸终端设施提供了新的解决方案。2020年,阿达克斯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Addax Petroleum)发布公告,称在喀麦隆里奥-德雷盆地(Rio del Rey)的Iroko区块发现新油气资源。据称,这是阿达克斯公司于2006年进入喀麦隆油气勘探区块后首次重要商业油气发现。中国工程院院士童晓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要拓展海外油气资源,不断获得新项目是第一位的。对于拓展新项目,关键是早些摸清资源,早些看准就有优势。阿达克斯此次发现是中石化海外资源拓展战略的又一成果,在“西非大油桶”找到新“入口”。

  随着消费需求的持续攀升,中国成为全球液化天然气市场的重点布局区域。经过多年发展,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具活力的天然气与液化天然气市场之一。油气体制改革深入为中国的液化天然气产业注入新动力。根据国家发改委提供的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天然气表观消费量3067亿立方米,同比增长9.4%。高度开放的市场将出现更多的机会。未来中国的油气公司可能会把重点向天然气转型,因为天然气是清洁燃料,而且天然气的最大的好处就是来源比较多元化,对于保证中国未来的能源结构安全,促进中国能源转型都会有更大的市场。借助“一带一路”合作的桥梁,中国与喀麦隆等西非新兴油气国家的合作空间也将更广泛。

附件:

中非合作论坛中方后续行动委员会秘书处2004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3829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02097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南大街2号 邮编:100701 电话:86-10-65962810,86-10-65962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