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循环背景下的中非经贸合作

来源:外交部 发布:2021-09-09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非洲研究院执行院长 刘继森

  所谓双循环理论,就是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两个循环相互促进。我理解这是开放经济新格局在新的背景和条件下的一种新的提法。

  新的背景和条件可以从外部因素和内部因素两个方面来看。从外部因素看,过去中国对美国的贸易依存度是比较高的,最高的时候达到40%以上。但自中美贸易战以来,对美国市场的依赖是不可靠的了,或者说这一驾曾经拉动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马车的动力不足了,这一重要的外循环要打折扣了。另外一个因素就是到目前还看不到尽头的疫情的冲击,使得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缓慢复苏的世界经济更是雪上加霜。所以在这种新情况下,我们要将中国经济增长的重心向自主内生增长转变。从内部因素看,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中产人口达到4亿左右,与整个欧洲的人口差不多,是一个具有巨大消费能力的现实的大市场。经过改革开放40多年的积累,中国的经济体量快速扩大,与美国的差距进一步缩小,有以内循环为主导的物质基础,中国经济内生增长的动力在增强。

  在双循环理论指导下,我们来看看中非经贸合作有哪些机遇。简而言之,双循环理论与以前的提法“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是一脉相承的。用中非经贸合作的框架来套双循环理论,就是以中国市场和中国资源为主体,充分利用好中国和非洲两个市场,中国和非洲两种资源。

  中国是一个庞大的需求市场,由于中国强大的产能,中国同时又是一个巨大的供给市场。如何以中国市场为主体来深化中非经贸合作,值得我们深思。中国与非洲市场存在巨大的互补性,中国给非洲提供了大量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给非洲提供了质优价廉的消费品。中国国内资源的有限性和非洲资源的丰富性之间也存在巨大的互补性。非洲有丰富的矿产资源、农业资源和旅游资源,未来中国在非洲工业化和农业现代化领域投资大有可为,依托中国庞大的市场消费能力,非洲的经济增长可以借鉴中国改革开放初期的路径,走“从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这是符合非洲绝大部分国家国情的选择。如何提升非洲资源性和非资源性产品的加工能力,提升其附加值,增加其就业率和收入水平,对未来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

  举例来说,坦桑尼亚有适合中国大豆品种种植的广袤的土地资源和廉价的劳动力资源,中国每年大豆进口量超过8000多万吨,中美贸易战导致中国必须要寻找大豆供给的多样性。因此,中国与坦桑尼亚大豆种植投资合作是可行的,也是必须的。

  在新形势下中非经贸合作还面临诸多困难和挑战,尤其是疫情的影响和冲击,使得困难和挑战常态化。比如,如何做好中国在非投资项目的复工复产?如何保持中非经贸合作供应链的稳定?如何防止中非经贸合作债务风险的上升?如何降低中非贸易的交易成本?等等。这些问题有些是老问题,有些是新情况。我们要审时度势,相机抉择,确保中非经贸合作行稳致远。

  基于上述分析,我试着提出未来巩固中非经贸合作关系的政策建议:

  1.紧扣非洲国家民生工程,扩大对“小而美”项目投资。

  非洲国家很多的基础设施项目绝大部分是由中国帮助建设的,中国“基建狂魔”早已声名远播。这些关系到一个国家国计民生的基础设施固然重要,但由于投资巨大,一般都是由国企央企承建,众多民营企业无力涉足。但有了这些基础设施的前期投入,民营企业在后续投资时就有了不错的基础设施条件。

  在非洲,有些项目需要的投资额不大,风险较小,见效又快,有人称之为“小而美”的项目。比如,前几年我与坦桑尼亚中国商会会长约翰先生讨论时,他就希望我帮他引进一个服装厂投资进入坦桑尼亚,规模不需要太大,200个车位,从建厂房,买设备,到培训工人,到生产出成衣,总投资才300-500万元。他承诺可以将坦桑尼亚的校服,公务员制服,军装等交由这家工厂生产。像轻纺工业这样的商业机会在非洲还有很多,只要我们有意愿去非洲投资,要找到一个“小而美”的细分行业和市场是不难的。

  2.扩大对非农业技术转让范围和对非农产品进口规模。

  农业资源丰富是非洲目前非常突出的比较优势,但非洲很多国家还未完全解决粮食安全问题。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有精耕细作的传统,很多农作物单产居世界前列,中国有条件向非洲国家转移更多的农业技术,提高其种植水平和单产,提高农产品的品质。借助中国的投资,非洲优先发展农业,既符合比较优势的国际贸易原理,同时也能为非洲工业化提供物质基础。中国应逐步放开更多非洲国家优质农产品向中国出口,增加农民收入和购买力,中非经贸合作将进入更持久的良性互动。

  3.打通中非跨境电商堵点,扩大中非贸易新业态的体量。

  到目前为止,新冠疫情还在全球蔓延,没有得到有效控制。尽管疫苗已经上市,但由于供不应求,寄希望于靠接种疫苗短时间内控制住疫情是不现实的。在这种背景下,正常的中非贸易也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过去异常火爆的广交会也由线下改为线上,比如第127届和第128届广交会就是如此。非洲采购商来不了中国,来不了广州。这就倒逼中非合作要想办法维持贸易畅通,跨境电商就是恰逢其时的选择之一。中非合作搭建专门针对非洲国家的跨境电商平台,共同运营,专业的国际贸易服务公司解决中非贸易商品的匹配问题和付款问题,专业的物流公司负责解决中国商品从工厂到家的“最后一公里”,非洲采购商足不出户就可以在线选购中国商品,节省了交易费用,使国际贸易变得更轻松。专业的跨境电商课程线上线下培训在非洲的采购商和留在中国的非洲商人。可以预见,中非贸易的数字化转型即使在疫情结束后也将变成未来发展的重要趋势。

  4.加强非洲国家卫生健康体系建设。

  非洲很多国家看病贵,看病难。新冠疫情的冲击更突显出非洲国家缺医少药的短板。在中非团结抗疫特别峰会上,习近平主席代表中国政府承诺中方将提前于2020年内开工建设非洲疾控中心总部,同非方一道实施好中非合作论坛框架内“健康卫生行动”,加快中非友好医院建设和中非对口医院合作,共同打造中非卫生健康共同体。

  中医药在抗击新冠疫情期间大放异彩,张伯礼院士领衔的中医方仓医院发挥了独特作用。非洲各种传染病多发,中医药可否走进非洲,助力非洲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难题呢?答案是肯定的。

  有例为证。广东新南方集团在非洲科摩罗坚持用青蒿素灭疟疾,使其国民疟疾感染率下降了95%,死亡率降为零。被国际社会认可为非洲灭疟的“中国方案”。

  非洲很多国家都有自己的传统医药,对中医药有很高的认可度。2017年,我拜访了尼日利亚卫生部,与他们探讨了中西医结合的可行性。卫生部官员中很多人在中国的中医药大学接受过培训,在会上主动与我们分享中医药的神奇。我们带去的艾条也被他们一抢而空,可见他们对中医药的了解与热爱。

  目前世界上已经有180多个国家接纳了中医药,在不少非洲国家也可看到中西医结合的诊所。如何根据非洲不同国家的国情有针对性地将中医药推介过去,这是下一步应该重点研究的课题。

  5.加强中非人力资源合作,寻找新的增长点。

  中国脱贫攻坚取得了战略性成果,彻底摆脱了绝对贫困,有两条重要的扶贫经验即产业扶贫和智力扶贫在非洲国家引起高度关注。南非黑人协会希望利用中国的产业扶贫经验,开展中国与南非的产能合作,开发南非的森林资源,将南非的家具产业发展起来。充分利用南非的土地资源,种植中药材,比如青蒿,将中医药引入南非,就地消化一部分中药材,同时返销到中国。塞内加尔驻广州总领事馆希望学习中国智力扶贫经验,让中国专家教会其农民种植水稻,提高其产量和品质,为国家节省每年进口大米的宝贵外汇。肯尼亚希望中国的汽车学院为其培养汽修专门人才,解决汽修人才短缺和过高的失业率。我相信,中非之间分享脱贫经验,利用中国庞大的产能和市场,与非洲丰富的人力资源、土地资源和自然资源相结合,非洲的工业化一定能走上快车道,非洲减贫也一定能迈上一个新的台阶。

EndFragment

附件:

中非合作论坛中方后续行动委员会秘书处2004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3829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02097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南大街2号 邮编:100701 电话:86-10-65962810,86-10-65962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