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埃及阿斯旺大坝到埃塞复兴大坝:半个世纪的尼罗河水之争

来源:澎湃新闻 发布:2021-01-15

  

  1971年1月15日,即将年满16岁的埃及中学生纳达尔·努尔丁与身边所有人一同庆祝了阿斯旺大坝落成典礼。这座位于尼罗河上、修建了十年的大坝由埃及前总统纳赛尔推动建设,苏联资助建成。尽管落成的三个月前纳赛尔已去世,但大坝两侧悬挂的巨幅纳赛尔画像,依然展示着这位伟人为阿拉伯民族独立事业所立的功绩。

  “无论有没有纳赛尔参加,大坝都为埃及带来了无限的发展机会。”半个世纪后,已经是埃及著名水资源专家的努尔丁回忆起那段历史,对埃及《金字塔报》说道。

  然而,近十年来,位于尼罗河上游的埃塞俄比亚也开始效仿下游国家埃及60年前为发展所做的努力。2011年,埃塞俄比亚宣布在境内开建有“非洲第一大坝”之称的复兴大坝。2020年7月,复兴大坝开始蓄水,计划在5至10年内蓄水完毕。

  尼罗河为世界上最长的河流,发源于埃塞俄比亚高原,流经东非至北非的数十个国家,是贯穿沿岸各国水力和电力的生命线。埃塞复兴大坝从开建以来,饱受沿岸国家争议。灌溉与用水及其依赖尼罗河的埃及与苏丹担心这座新建的大坝会截断下游水源。

  尼罗河流域 来源:标准地图服务系统网站今年1月10日,埃及、埃塞俄比亚与苏丹就复兴大坝问题的新一轮谈判再次破裂。在古老的尼罗河沿岸,关于水源、生存与发展的谜题,仍然待解。

  尼罗河 澎湃新闻记者 喻晓璇 图纳赛尔的梦想阿斯旺旧坝由英国在殖民埃及时期修建,但由于设计漏洞和年久失修,上世纪40年代洪水几乎漫坝。在领导自由军官革命成功后,纳赛尔梦想着在尼罗河上重新建起一个巨型项目——这个梦想却间接引起了一场战争。

  美国本约定向埃及提供大坝建设的贷款,但由于西方国家拒绝向埃及出售武器助其实现军事现代化,纳赛尔向苏联求助,美国取消了这笔贷款。纳赛尔因此提出将苏伊士运河国有化,依靠运河收入继续阿斯旺大坝的建设,1956年第二次中东战争因此爆发。

  “埃及必须经历这么多,包括大坝,包括苏伊士运河战争。”家乡就在阿斯旺的退休外交官艾哈迈德·瓦希什告诉《金字塔报》,阿斯旺大坝不仅仅是一个大型项目,“这也与民族解放有关,与控制我们自己的财富与命运有关,这不仅事关埃及在地区的领导地位,也事关埃及在亚非国家民族解放运动中的领导地位。”

  1958年,苏联加入了运河修建,为埃及提供了资金和专家援助。1960年1月,十吨重的炸药一声爆破,阿斯旺水坝开建。四年后,纳赛尔和时任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共同主持了大坝蓄水。“大坝是埃苏友谊的象征。”纳赛尔当时说道。

  纳赛尔未能亲眼看到大坝最终落成。1971年1月15日,在纳赛尔去世三个月后,他的继任者萨达特主持了大坝的揭幕仪式,水坝拦水形成的水库被命名为“纳赛尔湖”,蓄水量超过1600亿立方米。

  纳赛尔湖 澎湃新闻记者 喻晓璇 图在政治意义之外,阿斯旺大坝的建设也大大提升尼罗河流域的农业灌溉效率,水坝还配套一个大型水力发电厂,至今仍供应着埃及全国一半以上的电力。除此之外,水资源专家努尔丁还指出,大坝的修建增加了农作物数量和多样性,让埃及能够更加接近全面粮食安全的目标。然而,历史有光辉也有尘埃,阿斯旺大坝的建设也伴随着批评声,反对者认为,因为大坝的修建,原本生活在阿斯旺的土著努比亚人被迫从肥沃的尼罗河沿岸逃离至干旱的南部或是城市。

  据《埃及独立报》报道,上涨的水位淹没了44个努比亚村庄,造成千余个努比亚家庭流离失所。但近年来,一些努比亚受益人开始获得埃及政府提供的农田和现金补偿。埃及议会今年1月10日宣布,对努比亚人的补偿将进入第二阶段。

  水坝的修建还导致埃及南部阿布辛贝神庙一次“史诗式”的搬迁。为了避免这座宏伟的古埃及神庙被淹没,1960年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牵头实施“努比亚计划”,国际工程专家将神庙切割成一块块,再分批组装运至埃及南部与苏丹北部交界的边境沙漠。

  阿布辛贝神庙 澎湃新闻记者 喻晓璇 图“对于那些活着是为了铭记和讲述的人来说,这座大坝是由赤手空拳的埃及人靠辛勤工作建成的,它建在被淹没村庄的废墟上和死去劳工的尸体上,但最重要的是,它建在为整个国家带来更美好明天的信念之上。”《金字塔报》如此评论道。如今人们对于水坝还有环境方面的隐忧。努尔丁承认,大坝建设造成尼罗河下游缺少河水带来的上游淤泥,三角洲的土地已经不再肥沃,农业转而更多依靠化肥。

  尼罗河水之争

  “埃及在过去半个世纪中从阿斯旺大坝及水库中获益匪浅。”努尔丁说道,“但(尼罗河上游支流)青尼罗河上建起的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让阿斯旺大坝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埃塞俄比亚为青尼罗河的发源地,有“东非水塔”之称,但由于独立和发展较晚,起初对尼罗河水资源并没有开发能力。2011年,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破土动工,与半个世纪前埃及所做的如出一辙,这一雄心勃勃的大坝计划同样旨在开发更多水资源,用于这个拥有1.1亿人口国家的农业。此外,埃塞政府还希望大坝能够为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的地铁提供电力支持,从而带动其他前景行业发展。

  努尔丁指出,复兴大坝及埃塞在青尼罗河上计划修建的另外三座大坝将进一步减少埃及农田每年获得的淤泥量,还可能导致80%供水都依靠尼罗河的埃及在干旱期间无法得到充足水源灌溉农田,“即使埃及试图调整农业政策,减少高需水量作物的种植,情况也会如此。”

  除了现实利益考量,埃及还认为复兴大坝的修建违反了历史条约。1922年埃及从英国殖民下获得名义上的独立后,英埃就尼罗河水源的分配问题争论不休。一番妥协后双方在1929年签下了《尼罗河水资源分配协议》,承认埃及对尼罗河水拥有“天然和历史的权利”。

  “除埃及外,1929年协议所涉及到的国家当时都是英国殖民地,这些国家独立后,该协议的有效性处于有争议和不确定的状态,为有关国家之间的矛盾埋下伏笔。”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博士研究生张曾发表文章写道,“该协议也没有包括尼罗河源头所在国之一——埃塞俄比亚,这是其重大缺陷之一,在没有埃塞俄比亚参与的情况下,对整个尼罗河流域的管理是不可能实现的。”

  此后,埃及与苏丹在1959年又达成了《全面利用尼罗河水协议》,允许苏丹利用840亿立方米尼罗河年径流量的185亿立方米,也允许苏丹在青尼罗河上建设大坝等必要基础设施,但上游国家仍被排除在协议之外。

  建设中的复兴大坝 视觉中国 图埃及、埃塞与苏丹三方曾于2015年通过谈判达成原则宣言,保证相互尊重他国在水资源上的利益,特别是任何国家所拥有的尼罗河水份额都不应受到影响。但2019年,埃及宣布谈判陷入僵局,并要求国际社会介入调停。2020年6月,埃塞复兴水坝在一片争议声中开始蓄水。2020年7月,埃塞总理阿比·艾哈迈德单方面宣布“在没有伤害其他人的情况下”完成了大坝第一阶段蓄水,但引发苏丹与埃及的批评。今年年初,复兴大坝争端新一轮谈判重新启动。1月10日,谈判告一段落,但埃及、埃塞俄比亚与苏丹均表示仍未达成共识。《金字塔报》主编阿斯玛·侯赛尼表示,谈判中的争议不仅限于是否需要非洲专家的帮助,还涉及诸如埃塞俄比亚内部局势和苏丹边界等政治问题。

  近年来复兴水坝争议不断,甚至引发了外界对尼罗河流域各国为取水大动干戈的猜测。有部分分析人士认为,埃及一直在鼓励埃塞的分离主义运动,削弱埃塞政府的实力,从而阻止复兴水坝的成功运作。

  但另一种声音认为,埃及的担忧大可不必,共同发展不失为一种选项。为非洲开发银行提供水资源管理咨询的南非威特沃特斯兰德大学客座教授迈克·穆勒在非营利媒体“The Conversation”上发表文章认为,埃塞复兴大坝实际上可以帮助埃及节约用水,让阿斯旺大坝维持较低水位,从而减少蒸发——在此之前,大坝因蒸发会损失约10%的水量。与此同时,位于埃塞和埃及之间的苏丹也将受益于灌溉区的扩大和大坝产生的廉价电力。

  “阿斯旺大坝的成功为纳赛尔和埃及在历史动荡时期的中东确立了领导作用……埃塞俄比亚正在效仿埃及60年前为促进国家发展所做的事。”穆勒写道,“水源和复兴大坝不会引发战争,而是像阿斯旺大坝所证明的那样,是和平与发展的源泉。”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附件:

中非合作论坛中方后续行动委员会秘书处2004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3829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02097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南大街2号 邮编:100701 电话:86-10-65962810,86-10-65962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