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非经贸合作园区:如何应对可持续发展挑战

来源:中国经济导报 发布:2019-03-06

  2006年在中非论坛北京峰会上,中国承诺“今后3年内在非洲国家建立3~5个境外经济贸易合作区”。截至目前,中国已在非洲建成了6个经贸合作区。随着中非经贸合作的深入发展,中非经贸合作园区也面临着可持续发展的挑战。

  卢萨卡园区发展背景深远

  中国与赞比亚交往历史悠久,于1964年10月29日正式建立外交关系,是中国与南部非洲第一个签订外交协定的国家,此后中国开始了对赞比亚的援助,帮助赞比亚实现经济自主发展。

  近年来,两国领导人交往密切,政治互信不断加强。双方先后签署了一系列文件协定,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和赞比亚共和国矿业与矿产发展部在地质和矿业领域的合作谅解备忘录》、《赞比亚中国经贸合作区卢萨卡分区建设合作备忘录》、《赞比亚中国经济贸易合作区投资促进与保护协议》、《对所得避免双重征税和防止偷漏税的协定》等,使得两国关系得到进一步的发展与深化,为双方开展经贸园区合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赞中经贸合作区的起点为一座矿山,即谦比希铜矿,后经中国有色矿业集团的良好经营,在谦比希铜矿的基础上开始着手建立中国有色工业园。2006年的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之后,中国有色工业园的建设上升到国家层面,并更名为赞中经贸合作区,即:谦比希园区。

  2009年在国际金融危机的背景下,赞中经贸合作区开始启动建设卢萨卡园区,赞方表示:将与中方一道,积极支持合作区的开发建设,进一步深化双边经贸合作。至此赞中经贸合作区形成了“一园两区”的结构。

  卢萨卡园区总规划面积为57公顷,赞比亚政府提供了79年的土地使用权。截至2018年4月底,卢萨卡园区有13家企业入园,入区企业投资额超过4000万美元。

  卢萨卡园区具备两大竞争优势

  其一,较稳定的政治经济环境。在政治环境方面,赞比亚虽然属于不发达国家,但基本建立了较为成熟的民主体制,政治稳定,奉行不结盟和睦邻友好的对外政策,与非洲邻国和其他多国保持友好关系。在经济环境方面,赞比亚法制较健全,在劳工保护方面已颁布多部法律,如《雇佣法》是规范雇佣关系的基本法律,规定了雇佣合同的基本条款;《产业和劳动关系法》规定了产业关系执行、工人或雇主组织的设立、注册和管理等。

  其二,较大的市场辐射范围。从区域贸易协定的角度看,赞比亚是世界贸易组织创始成员国,也是东南非共同市场(COMESA)和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SADC)的成员国。赞比亚积极参与南部非洲共同体贸易条约和东南部非洲共同市场自由贸区的实施过程,可为企业涉足将近3.8亿人口的市场。从国际贸易协定来看,赞比亚是美国《非洲增长与机遇法案》和欧盟《科托努协定》的签约受益国,除敏感性产品外,均享受免税进入欧盟市场的待遇。

  卢萨卡园区面临一些挑战

  正如园区负责人所言:“困难比国内肯定要翻倍”。具体而言:

  首先,区外基础设施差。园区外的配套基础设施建设是东道国政府的责任,但是由于赞比亚政府投资少,落后的基础设施制约已成为园区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瓶颈。在交通方面,由于赞比亚属于内陆国家,无海岸线,进出口需要通过铁路或公路经由坦桑尼亚的达累斯萨拉姆或南非的德班港转口完成,进出口周期长,费用高,物流不畅。赞比亚交通运输设施老化,造成国内交通成本居高不下。此外,电力设施也十分薄弱,对其建设提高了企业运营成本,阻碍了合作区的发展。由于迟迟无法接入赞比亚电力网络,导致卢萨卡园区的赞比亚吉海农业有限公司生产的蘑菇腐烂。

  其次,政策不连贯。一方面,赞比亚税收政策经常随经济变化而变化,税法变动非常大。例如,从20世纪90年代起,有关矿业企业税种和税率一直变化,如矿区使用税率在2008年由1995年的0.6%增至3%,于2012年增加至6%;另一方面,赞比亚实行多党制,政府实行总统内阁制,每5年实行一次大选,政府的更迭很有可能引起现有法律和政策的变动。在实践中,新任政府很可能出于政治需求否认前任政府给予外国投资者的各种优惠。

  再次,资金短缺。资金是保证经贸合作区正常运营的条件之一,而境外经贸合作区的建设具有初期投资大和直接回收慢的特点,因此多数境外经贸合作区都面临着不同程度的资金压力,赞中经贸合作区就是其中之一。园区配套设施的建筑成本是国内的2~3倍,仅仅依靠企业缴纳的费用,根本无法达到我国国资委对园区保值增值的要求。

  第四,专业人员缺失。赞比亚政府要求,对外资企业每发放一个工作签证,该企业必须雇佣8个当地的劳动力。这使得中国如果想在赞比亚进行技术密集型产业的投资,必然面临用工荒的问题。

  第五,安全问题。赞比亚卫生问题突出,例如艾滋病、疟疾、结核、腹泻、霍乱、痢疾、麻疹等疾病发病率高。加之赞比亚每年降水较多,光照条件好,增加了疾病传播的速度。许多疾病如疟疾和结核很难预防,给在赞比亚工作人员的生命安全形成了严重威胁。

  第六,面临不利的舆论环境。西方不断在赞比亚煽动“新殖民主义”、“资源掠夺论”、“漠视人权论”以及“中国威胁论”等,将中国人的小问题被无限放大,将中国企业置于舆论风暴的中心。

  政府应采取更多措施

  基于此,中国政府应加大沟通和引导力度,利用双边高层协调、资金支持以及人力资源开放多种途径,推动中非经贸合作园区的可持续发展。

  首先,加强政府间沟通。中国政府可以从政府层面,敦促园区东道国政府落实承诺,推动优惠政策和配套基础设施到位。

  其次,加强资金引导。一是利用新设立的中非产能合作基金,支持经济特区的建立、管理和宣传。中非产能合作基金应支持非洲政府建立、管理和宣传经济特区。该资金可克服前期基础设施的融资瓶颈,通过财政支持为特区管理提供帮助,有效宣传已建立的开发区。二是利用对外援助资金帮助建设园区外的配套基础设施。

  最后,扩大人力资源培训。一是启动非洲政府代表和经济特区管理者培训交流项目,为非洲政府和经济特区管理者制定综合、泛非洲的经济特区培训交流项目,促使他们转变发展理念,充分发挥政府对经济的宏观指导作用。二是向经济特区的重点行业提供技术教育和培训。中国政府可在中非合作论坛框架下,根据经济特区的行业要求向非洲政府提供教育培训服务,以满足入园企业的用工需求。

  (作者系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研究员)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导报)

附件:

中非合作论坛中方后续行动委员会秘书处2004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3829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02097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南大街2号 邮编:100701 电话:86-10-65962810,86-10-65962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