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非洲自贸区

来源:《环球》 发布:2019-08-14

  非洲一体化进程有利于扫除中国在非投资的障碍,降低中国产品、人员和资本进入非洲市场的成本。因此,中国有意向非洲投资的企业和人员无疑会上升。

  刘诗琪

  在尼日尔首都尼亚美举行的第12届非洲联盟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特别峰会上,非洲大陆自贸区宣告成立。非洲大陆自贸区(以下简称“非洲自贸区”)这一世界面积最大的自贸区正式运行,标志着非洲经济一体化进程取得突破性进展。

  此前的5月30日,《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协定》正式生效。根据该协定,非洲各国在未来5至10年内将通过降低关税、消除贸易壁垒等方式促进各国商品、人力与资本的自由流动,进而扩大区内贸易、促成统一市场的形成以及打造区域产业链,并最终实现经济一体化。

  非洲各区域一体化进程

  传统上,非洲区域内贸易占对外贸易总额的比例低于其他区域。2017年,非洲的区内贸易仅占其贸易总额的17%,而亚洲和欧洲这一比例分别为59%和69%。

  为了促进区内贸易发展,在非洲自贸区建立之前,非洲各国相继建立了一系列相互竞争而重叠的非洲次区域一体化组织,如东非共同体(东共体)、东南非共同市场、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西共体)、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南共体)、中非共同体、萨赫勒国家共同体、东非政府间发展组织(伊加特)、马格里布联盟等。

  其中,东共体和西共体的经济一体化发展较为突出。近年来,东共体已经完成了建立自贸区、关税同盟、共同市场等举措,并预计在2024年以统一的货币取代当前各成员国的本币,实现货币联盟。东共体中大部分国家的制造业逐渐从进口替代型工业向出口导向型工业转变,农副产品加工业发展迅速,在吸引外资、扩大出口、增加就业等方面取得了积极进展。

  西共体则是非洲最大的区域性经济合作组织,目前已经建立了自贸区与关税同盟,并争取在2020年启动单一货币进程。

  不过,除了东共体和西共体外,其他次区域一体化组织普遍发展得较为缓慢、效率不高。这是多方面原因造成的。

  首先,非洲国家的经济结构较为单一,国家间的经济互补性不强,推动区域内国家合作的动力有限。而非洲国家单一的经济结构是殖民时期前宗主国留下的恶果,要改变绝非易事,在当前的逆全球化浪潮和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其次,受宏观经济不平衡、外债偿还负担、币值过高、缺乏贸易融资和税基狭窄等因素影响,非洲国家一直把关税视为重要的财政收入来源。而一体化进程意味着关税减免和更大的进口竞争,这种担忧也是非洲区域一体化组织发展的阻碍。

  再次,各个区域一体化组织发展不均,难以实现对一体化得失进行有效的公平分配。此外,非洲国家基础设施建设不足,交通运输、通讯设备、能源供应等问题也是区域内部贸易发展的严重瓶颈。因此,虽然非洲大陆区域组织数量众多,但却出现了制度过剩、规则重叠的情况,从而制约了整个大陆的一体化进程。

  虽然非洲各区域的一体化发展并非坦途,但是《非洲自贸区协定》的通过与自贸区的正式运行仍是非洲推进一体化过程中里程碑式的事件。

  当然,非洲各区域的一体化发展,既需要非洲国家继续努力,也离不开外部世界的参与。对于中国来说,非洲自贸区的建立为中非合作发展带来更多机遇。

  中非合作新机遇

  近年来,在中非合作论坛、“一带一路”倡议等合作平台下,中非关系蓬勃发展。如今,非洲自贸区的成立和一体化进程的推进将为中非经贸关系的扩展深入提供更多机会,进一步释放中非经贸关系的发展潜力。

  第一,中非贸易商品结构将进一步优化。

  中国已经连续十年成为非洲第一大贸易伙伴国,2018年中非贸易额达到2042亿美元,同比增长20%。但长期以来都存在中非贸易结构较为单一的问题,中国对非洲主要出口的是机电产品、机械设备、交通运输工具等工业制成品,进口商品则集中在矿产资源和能源上。而自贸区通过关税同盟等措施,促成贸易创造和贸易转移,在区域内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提升生产效率,有利于扩大非洲国家对外的贸易规模与出口产品的多样化。随着商品、人力、服务和资本在整个非洲大陆内的自由流通,非洲国家将提升劳动的专业化分工和产品的深加工能力,促进非洲高附加值产品生产和出口。这无疑有利于改善非洲单一的经济结构,从而优化中非贸易结构。

  第二,中国对非投资势头或将更为积极。

  中国是非洲最重要的投资来源国之一。截至2018年底,约有3700家中国公司在非洲投资,对非全行业直接投资存量超过460亿美元。自贸区的建立,意味着非洲投资市场的碎片化情况得到改善,进而孵化出一个覆盖了12亿人口、成员国国内生产总值规模达到3.5万亿美元的巨大市场,进一步增加了非洲大陆对大规模投资的吸引力。

  同时,非洲一体化进程有利于扫除中国在非投资的障碍,降低中国产品、人员和资本进入非洲市场的成本。因此,中国有意向非洲投资的企业和人员无疑会上升。

  随着非洲一体化、工业化、城市化的发展与中产阶级的壮大形成良性循环,非洲国家众多方面亟需建设,这更为在非投资的中国企业带来商机与利好。由于非洲自贸区不局限于传统的商品贸易,所以采矿业、建筑业、制造业、消费、金融、电子商务、房地产等领域都可成为中非合作的重点领域。

  第三,基础设施建设领域中非合作空间大。

  非洲要发展自贸区、实现经济一体化,就必须改善非洲落后的基础设施体系。非洲大陆的交通运输不畅,普通公路和高速公路的密度低,非洲铁路总长度占世界铁路总长度比重仅为7%,且运输价格高、运输效率低下。非洲的缺电情况依然严重,50%左右的国家电力严重缺乏,且电费高昂。这提升了在非投资建厂企业的成本和压力,不利于非洲招商引资。

  在“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以“路”为代表的基础设施建设不断向非洲大陆延伸,蒙内铁路、亚吉铁路等的通车体现出中国用行动助推非洲国家工业化与一体化发展。而自贸区的建立,无疑将进一步加快基础设施建设的进程。

  第四,非洲一体化推动中非产能合作。

  非洲自贸区的建立和一体化进程将推动非洲区域内产业的聚集、产业链的延伸以及逐渐壮大的规模经济,这也为中非在产能合作领域创造更多机遇。中国通过把国内的优势产能以产业链形式规模转移到非洲,不仅能缓解国内产业结构升级调整带来的压力,也能提升非洲的制造业水平和非洲在全球价值链的地位。

  目前,已有一批中国企业以工业园和自贸区为依托走进非洲。据统计,已投入运营的中非共建产业园目前已超过30个,它们对促进非洲国家产业升级和中非经贸关系发展发挥了积极作用。

  来源:2019年8月07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6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附件:

中非合作论坛中方后续行动委员会秘书处2004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3829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02097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南大街2号 邮编:100701 电话:86-10-65962810,86-10-65962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