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爸爸是医生,他在非洲工作

来源:非洲华侨周报 发布:2019-04-16

  当得知爸爸临时受命为第20批援塞拉利昂医疗队队长要去非洲工作一年的消息时,我十分抗拒。但他毅然决然地踏上非洲。

  假期我决定去塞拉利昂看看爸爸。起初,他并不赞同,在我一再坚持下,爸爸同意了,但是只准我呆一周!

  还不到一年,我感觉爸爸完全变了一个人,在国内那个儒雅、知性、内敛甚至有些羞涩的男人好像被非洲大地洗礼得一身粗犷与热情!在中塞友好医院,一路走过,无数人都会开心的和他打招呼,爸爸总会热情的回应,他每天和无数的当地人握手、碰拳、甚至拥抱,他和他们聊工作与生活,解除他们的疑惑与病痛。在这时,我好崇拜他,感觉他像一个大明星。

  爸爸工作很忙,很琐碎,除了医疗工作还要兼管其他事务,所以他还是勤务兵、司机、管家、修理工、文秘甚至清洁工......

  一周里他都没时间带我出去玩,有限的2次只是陪同他出去办事,在颠簸的路上开车时常会有电话打进来,他会说:“我在去...的途中,在开车,等下回您电话”,“您等一下,我先把车靠边....”,有时工作早早出发,到下午1点多赶回驻地吃饭,感觉他很辛苦,几次看见他饭后坐在院子里打盹,看他疲惫不堪,我很心疼!我为经常抱怨爸爸不回复我微信而深深自责。

  爸爸真的很逗,仅仅一周时间,我无非只想看看他,多点和他在一起,可是他却给我布置二个任务,一、上一堂传播中国文化的课;二、参与一次对本地医务人员的培训。于是在中塞友好医院的会议室,我给塞方员工讲了“中国服装史”,还协助了半天的护理培训班课程。看到当地人专注学习的态度、钦佩老师的眼神、向往去中国的热情,看到老师们毫无保留、耐心细致的讲述,我才真正理解了爸爸的目的,他希望用这种方式让我了解中国医疗队的无私奉献精神,感受中塞友谊的点点滴滴,让我更加珍惜拥有的幸福生活!

  虽然我们就在一个院子里,但能碰面的时间大多是吃饭时或睡觉前,真正静心交流也就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了。爸爸说,塞医疗卫生落后,医务人员缺乏,像中塞友好医院包括卡鲁院长只有5名医生,如果没有医疗队,无法想象会是什么样子。并且当地药品匮乏,中塞友好医院的药品物资基本都是中国捐助的。中国医疗队服务大量的塞国民众,受到了当地人的欢迎与尊重。这一点,我在医院参观的时候深有体会,就算我只是来探亲的普通中国人,他们也表现的极其友好,总是给我真诚的微笑,朝我竖大拇指。

  短短的7天,让我了解爸爸的责任与担当,了解援塞医疗队员舍小家为大家的无私奉献精神。我走进了援塞医疗队的生活,与他们一起尽享着塞国的酸甜苦辣,我为援外医疗队员感到自豪。

  愿第20批援塞医疗队队员平安归来!(来源:《非洲华侨周报》)

附件:

中非合作论坛中方后续行动委员会秘书处2004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3829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02097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南大街2号 邮编:100701 电话:86-10-65962810,86-10-65962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