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学者:中国绝不是“殖民者”,而是“首选合作伙伴”

来源:观中国 发布:2018-12-29

  导读

  坦桑尼亚达累斯萨拉姆大学经济学教授汉弗莱·莫希回顾了从1955年中国提出“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到2018年中非关系的“五不”方针,指出中国始终在对外交往中坚持互利共赢的原则,是非洲可以信赖的伙伴。同时,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经验也为广大发展中国家提供了可供借鉴的新发展模式。

  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创造了世界发展历史上的奇迹。与此同时,中国不仅加强与各个国家的合作,而且加强与非洲联盟等区域性经济政治组织的合作。在中非合作框架内,从加强贸易、外国直接投资、基础设施融资到发展援助,非洲在很多方面获益颇丰。这些好处极大地促进了非洲的社会经济发展,帮助解决非洲大陆面临的严峻挑战,即贫困、基础设施不足、人口发展不足,以及不友好的投资环境。在一定程度上,这些挑战正在逐步得到解决,我们可以满怀信心地说,与中国的合作增强了非洲国家的社会和经济实力。 

  事实上,通过中非合作论坛、中非智库论坛、“一带一路”倡议等方式,中非合作近年来势头正足,引起了广泛关注。这是因为中国在全球贸易、投资、金融和治理方面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中国制造”正成为家喻户晓的品牌,这更表明了中非社会交往的深化。这种深化也延伸到了外交和文化关系,为促进人民之间的交流而在一些非洲国家建立的孔子学院就是证明。

  中国已然成为全球经济舞台上的一支重要力量,随着未来几年各国经济实力的急剧变化,中国有望在不久的将来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鉴于这种状况,以及中非之间日益密切的经济、政治和社会交往,中国过去四十年实行的对外开放和根本性改革,为包括坦桑尼亚在内的非洲国家提供了可供借鉴的宝贵经验教训。更重要的是,中非关系有可能成为非洲实现包容性和可持续增长、社会经济转型和在全球事务中提高发言权的关键促进因素。不仅非洲大陆的减贫计划(包括《2063年议程》)明确制定了这些愿景,其他如“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这样的全球发展框架以及非洲各国的国家发展愿景(坦桑尼亚2025年、肯尼亚2030年、尼日利亚2040年等)也是如此。

  近十年来中非合作取得的成果表明,中非货物贸易总额已从2001年的130亿美元增至2015年的1880亿美元。中国的直接投资额从2004年的几乎为零,增长到2016年的500亿美元。从2012年到2015年,中国官方发展援助的年增长率为16%。此外,中国已成为非洲最大的双边基础设施融资国。比如,2015年中国对非洲大陆基础设施发展的投入达210亿美元。这些成就清楚地表明,中非合作正在取得积极成果。当然,鉴于非洲各经济领域参与的深度和广度,非洲领导人应该认识到“中国应该是首选的发展伙伴”。事实上,这种参与看来符合非洲的社会经济愿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满怀信心地宣称,中国是非洲发展的推动者和实施者,绝不是一些西方批评家所称的殖民者

  需要回顾的是,中非关系的基础是1955年万隆亚非会议期间提出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这些原则是反对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更根本的是,中国一贯坚持这些原则,习近平主席在刚刚结束的2018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上的讲话就是明证,他重申了中非关系的“五不”方针:不干涉非洲国家探索符合国情的发展道路;不干涉非洲内政;不将中国的意志强加于非洲国家;不在对非洲援助中附加任何政治条件;不在对非投资融资中谋求政治私利。中国始终遵守这些原则,清楚地证明了中非合作是可持续的、值得信赖的。事实上,中美之间正在进行的贸易战,以及美国不断破坏和违反多边主义规则(美国曾是这些规划的制定和倡导者),都增强了非洲对中非合作的信任,同时非洲也对西方国家虚伪、双重标准和摇摆不定的态度提出了质疑

  非洲的资源禀赋和中国对市场的寻求,为非洲创造了通过中非合作实现其愿景的机会,同时还可借鉴中国在促进包容性增长、创造就业和经济结构转型方面的经验。中国在这些领域取得的发展成就背后的基本因素包括:建立人力资本和改善获取资产的机会;投资基础设施,同时考虑到结构转型;利用精心设计的转移支付计划来解决贫困和不平等问题。更有意思的是,政治领导层能够协调国家和市场之间的关系,通过渐进的方式指导改革开放;中国共产党拥有强大的群众动员能力,统筹中央和地方各级政府行为。这些关键的中国特色很难在其他地方复制,但在领导力、治理、包容性发展以及提倡纪律、勤奋和节约的文化等方面,它们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鉴于这些丰富而宝贵的经验,非洲国家必须充分利用与中国的合作,确保将这一关系融入到非洲减贫背景下更大更长远的发展中。不过,为了实现这一目标,非洲首先必须制定三个层面的综合战略:

  一是大陆战略,侧重于那些跨领域的问题。就解决连通性挑战、和平与安全而言,这些基本上都是基础设施。

  二是区域战略,反映了非洲大陆不同区域经济一体化集团的优先事项和议程。

  三是根据各国社会经济发展计划制定的国家具体战略

  我们采用这种分门别类的方法是为了表明,与一些学者和政治家声称的不同,非洲国家虽然同在一块大陆,但不管是在语言上还是在优先事项上都不是同质的。这一方法还强调需要适应这三个层次中每个层次的具体特征。

  

  我们很有信心,如果这一思路得到有效落实,《中非合作论坛-北京行动计划(2019-2021年)》及其八项主要倡议将取得长足进展,不仅有利于加强中非合作,实现非洲发展愿景,也将取得更大成果。归根结底,我们要让那些希望重新点燃东西方冷战之火的消极声音哑口无言,同时提醒人们不要忘记这样一个现实:当今世界在许多方面已经发生了重大改变,发展中国家在援助来源、外商直接投资、贸易和发展模式等方面有了更多选择。

  当前,非洲方面的积极主动性似乎还不够,而这正是中非关系中缺失的关键一环。事实上,中国人非常清楚他们想要从非洲得到什么,但非洲人自己却不清楚。在这种情况下,非洲国家要想有效地利用现有的和将有的机会,就必须发挥积极主动的作用,非洲领导人在制定必要的政策、策略和行动计划时要有充分的准备和决心,并辅之以监测和评价进展的有效体制框架。非洲只有承担起这样一个积极主动的角色,才能在确保中非合作互利的同时,实现自己的减贫梦想。(来源:观中国)

附件:

中非合作论坛中方后续行动委员会秘书处2004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3829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02097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南大街2号 邮编:100701 电话:86-10-65962810,86-10-65962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