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好中非合作故事 用务实成果感动非洲——访国家发展改革委驻非盟使团经济参赞朱忠良

来源:中国经济导报 发布:2019-01-10

  作者: 徐纶 来源:中国经济导报 字数:2052

  人物简介:朱忠良,先后就读中国政法大学、剑桥大学和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取得法学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就任驻非盟使团参赞之前,曾先后在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从事经济立法、在商务部从事企业并购反垄断审查、在国家发改委从事反价格垄断执法和公平竞争审查及自贸区竞争政策谈判等工作。

  视觉中国

  编者按

  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2018年驻外经济参赞报告会在京成功举行。驻美使馆经济参赞潘江、驻日使馆经济参赞梁林冲、驻德使馆经济参赞李振京、驻俄使馆经济参赞韩维、驻非盟使团经济参赞朱忠良,分别就驻在国(地区)的政治经济形势、双多边合作及有关热点问题作了报告,并与众多与会者进行了互动交流。与会者反映,参赞们的报告内容翔实、分析透彻,对全委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促进“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开展对外交流都具有重要意义。从本期开始,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将陆续推出一组“国家发展改革委驻外经济参赞纵论世界经济”系列报道,以飨读者,敬请关注。

  中国经济导报见习记者|徐纶

  “我国原油、有色金属、铁矿石等主要大宗商品的资源禀赋不足,能源、原材料高度依赖进口,是全球最主要的能源、金属矿石和农产品进口国。非洲人力成本低廉,资源丰富,但工业制成品低,贸易以附加值低、价值链短的初级产品为主,基础设施落后、电力供应严重不足。我国在制造业、基础设施以及扩大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和发展加工贸易方面与非洲有广阔的合作空间。和非洲的合作,不仅可以扩大我国资源来源、带动非洲发展,还能解决我国产能过剩问题、推动非洲经济工业化和一体化进程,实现互利共赢。”我国驻非盟使团经济参赞朱忠良近日在国家发展改革委2018年驻外经济参赞报告会上表示。

  在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朱忠良进一步指出,2018年虽然非洲政局总体稳定、经济发展保持中速稍快,“但其中,仍存在着许多问题。”

  非洲政局整体稳定,但不确定性仍存

  朱忠良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自2010年起,非洲国家选举生乱的情况便大幅下降,尤其是2014年至2017年,凡选必乱已逐渐成为小概率事件。然而,政治大环境的逐渐平稳,并不代表干扰因素的不存在。其主要问题如下:

  其一,是地缘国的战争波及。非洲地理位置特殊,北非紧靠地中海,与欧亚大陆接壤,非洲之角濒临红海、亚丁湾等敏感海域,距离中东很近,因此常受到中东这个“火药桶”的波及。

  其二,是恐怖势力的回流。如“后伊斯兰国时代”恐怖分子回流非洲带来的外部冲击;又如,卡扎菲倒台后造成利比亚局势失控,武器流失严重等。

  其三,是部分国家内战频发。这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刚果民主共和国,独立以来,饱受战争折磨。“也正是由于即将举行的换届选举,刚果总统未能参加2018年召开的中非论坛北京峰会。”朱忠良表示,2008年经济危机以后,非洲国家开始重新思考发展模式问题,越来越多非洲国家政府开始“向东看”,中国模式的吸引力不断增强。2018年9月,有41位总统、8位总理参加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占与我国建交的54个非洲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的90%。

  经济增速中速稍快,但有多块短板

  自2000年首届中非合作论坛以来,截至2017年,非洲的年均增长率达到4.7%,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第二快的地区,高于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的2.8%,仅次于亚洲地区的7.2%。“从数字来看,非洲情况并不差,但由于非洲经济的基数较低,即便发展中速稍快,其经济总量却并不大。”朱忠良分析,主要有以下几点原因:

  首先,工业化水平低。制造业是一个国家的立身之本,但这正是非洲最大的缺憾。由于工业体系的不健全,非洲丰富的资源得不到良好的运用。“像在埃塞俄比亚,凡是用金属制造和有技术含量的产品都很稀缺。”朱忠良说。

  其次,自然资源开发不充分。撒哈拉大沙漠太阳能丰富,几大河流,如尼罗河、刚果河、赞比西河和尼日尔河都蕴含着巨量水电资源,“尤其是刚果河,蕴藏的电力,相当于5个三峡大坝,能点亮整个非洲。”朱忠良介绍说,非洲用电人口只有6亿,只相当于非洲总人口的一半,并且一年有1/4的时间在停电,严重影响了人们生活和企业生产经营。

  再次,是基础设施建设落后。在交通基础设施方面表现得最为明显,公路、铁路和航空网没有实现互联互通,朱忠良就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从埃塞俄比亚到毛里塔尼亚的直航距离,大约是两个小时,但因为没有直航,必须绕到土耳其或者法国,需要花费将近十个小时。”

  朱忠良认为,如何将非洲发展面临的劣势转为中非合作的优势,值得关注。而经过改革开放40年,中国从一个贫穷落后国家发展成为工业体系完备、进出口贸易总额超过美国、经济总量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在发展出口加工贸易、扩大劳动密集型产业、招商引资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这些经验,对非洲国家而言具有很强的借鉴意义,对于非洲人解决非洲问题提供了新的思路和新的方案。

  朱忠良表示,“当前,面对经济外部环境挑战增多、经济下行压力继续增大、供给侧改革攻坚难度增大的特殊形势,我们应充分利用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带来的良好势头,充分利用中非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机制,深化开展务实合作,充分发挥中非互补性,有效利用非洲大市场,将中非合作推向更高水平,造福中非人民。”

  朱忠良表示,作为制造业大国,中国可以向非洲输送机器设备和经验技术,助力非洲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解决劳动力就业问题,助力非洲发展出口加工贸易,解决外汇短缺问题,助力非洲发展基础设施,解决人员、货物和服务自由流动障碍,为实现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和非洲经济一体化创造有利条件。非洲国家需要因地制宜谋划出可持续和包容性的经济增长模式,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提高工业化和多元化水平,延长产业链,增加出口产品的附加值。

  中非友谊日益加深,"一带一路”合作前景广阔

  朱忠良强调,1991年在尼日利亚首都阿布贾通过的《阿布贾条约》,将非洲经济一体化提上议程。从本质上看,“一体化”与中国“一带一路”建设中的互联共通不谋而合。而具体来看:

  ——互联共通,首先便要求铁路、公路、航空、航运等基础建设的互通。

  对此,非洲联盟(以下简称“非盟”)将非洲单一航空运输市场作为旗舰项目。截止目前,已有23个非洲国家签署协议并开始落实该举措,相关国家包括卢旺达、埃塞俄比亚、埃及、尼日利亚、肯尼亚和南非等。

  朱忠良还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早在2010年,非盟首脑会议便制定了《非洲基础设施发展规划》,规划涵盖交通、能源、信息技术和跨境水资源等四个领域,希望在2012年至2040年间,实现非洲物理上的互联互通,由此实现人员、货物、服务的自由流动。

  ——发挥好非盟的引领带动作用。朱忠良表示,中非合作论坛峰会期间,除了非盟,我国与28个非洲国家签订了共建“一带一路”合作谅解备忘录。“如果要实现一一对接,我国的人力、财力、物力都面临着巨大的挑战。非盟作为非洲最大政府间国际组织,为我们解决‘一对多’的矛盾提供了机制和平台,提供了‘一对一’的对接机会。”

  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是包括非盟在内、非洲各种国际组织总部所在地,是仅次于纽约和日内瓦的外交首都,有“非洲的政治首都”美誉。目前,所有非洲国家都向非盟派驻了常驻代表,非洲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每年都来参加首脑会议。非盟为中非共建“一带一路”合作走深走实提供了难得平台,节省了时间,提高了效率。

  朱忠良特别谈到,论坛北京峰会,非盟委员会主席法基率高级代表团全程参加,并受到了习近平主席亲自接见,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与其共同出席非盟驻北京办事处开馆仪式,国家发展改革委主任何立峰与其签署《中国与非盟共建“一带一路”合作谅解备忘录》……充分调动了法基本人及非洲高层与我国合作的积极性。

  ——共同合作规划,推进项目落实。朱忠良认为,“一带一路”倡议要想在非洲大陆落地生根,需要在理念、规划、机制和项目四个层面与非盟的《2063年议程》实现有效对接。在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期间,我国与非盟合作成果丰硕,先后签署了两个合作备忘录:其一,是何立峰主任代表中国政府与法基签署的《中国与非盟共建“一带一路”合作谅解备忘录》;其二,是国家能源局与非盟委员会签订的专门聚焦中非盟能源领域合作的谅解备忘录。为落实好这两个备忘录,国家发展改革委和国家能源局先后派团访问非盟总部、参加非洲基础设施年会,就共同起草“一带一路”合作规划、设立中非能源合作中心等具体工作与非盟方深入对接。

  “当然,要落实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成果,不可能一蹴而就,仍有许多艰巨细致的工作任务需要完成。”朱忠良在采访最后表示,“国家发展改革委驻非盟使团经济组愿意为服务国家‘一带一路’倡议锐意进取、创造性地开展工作,扮演好桥梁纽带的‘角色’,有效发挥非盟在推动中非‘一带一路’整体合作中的协调和引领作用,力争把2019年中非‘一带一路’合作推向更高水平,取得更多务实成果,用务实成果感动非洲,讲好中非‘一带一路’合作的感人故事。”

附件:

中非合作论坛中方后续行动委员会秘书处2004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3829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02097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南大街2号 邮编:100701 电话:86-10-65962810,86-10-65962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