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对非战略,孰实孰虚

来源:半月谈网 发布:2019-03-27

  2018年12月6日,中国援助莱索托道路升级项目正式开工,莱索托首相塔巴内(车内右)在工作人员的指导下驾驶挖掘机  陈诚 摄

  2018年岁末,美国总统特朗普把目光投向了长期被其忽视的非洲,通过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之口,公布了美国对非新战略。这份新战略沿袭了特朗普执政以来提出的“美国利益优先”原则,不仅完全从美国利益出发来安排美非合作,而且毫不讳言新战略的目标就是要制衡中俄在非洲的影响力,透露着十足的自我中心主义和经济冷战的味道。

  

  “美国优先”嵌入对非新战略

  特朗普入主白宫前,曾毫不掩饰对非洲的负面看法,认为“非洲人是群懒汉和蠢货”,曾在推特上称非洲国家是“粪坑”国家,其本人也从未到访过非洲。

  特朗普执政以来,一批与非洲事务相关的关键政府职位长期没有人选;在财政预算草案中提议大幅削减现有对非援助资金;美国入境限制令的目标国家包括苏丹、利比亚、索马里等非洲国家。

  如今,特朗普政府提出对非新战略,有何考量?按照博尔顿的说法,美国的非洲新战略重点关注三个领域:经济上,加强与非洲国家的经贸合作,美国将推出“繁荣非洲”计划,推动与非洲国家签订更为广泛的双边经贸协议,并支持美国企业对非投资;在反恐和军事合作上,美国将继续打击“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在非的活动,但将逐步减少美在非洲的军事存在;在对非援助方面,美国将设定“优先”国家进行“有选择性”的对外资金援助,换言之,美国今后的对非援助是要“看人下菜碟”,援助谁、援助多少主要取决于这些国家与美国的亲疏。

  意在制衡中俄,冷战思维明显

  在阐述美国非洲新战略时,博尔顿还将中国和俄罗斯列为美国在非洲的竞争对手,称中俄正在非洲通过“掠夺性做法”来“迅速扩大金融和政治影响力”。

  盯住中国、眼红中非关系的快速发展,可以说是特朗普推出对非新战略的重要背景。早在2018年3月,美国前国务卿蒂勒森首访非洲,就选择了埃塞俄比亚、吉布提和肯尼亚,针对中国的意味很明显。中国人民解放军首个海外保障基地就在吉布提,且在此建设了港口、自贸区等项目,包括亚吉铁路;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关键支点国家,且属于中非产能合作“先行先试”国家范围。蒂勒森在访非期间不忘抹黑中国,还“善意”提醒这些国家“小心中国贷款”。

  2018年6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也在演讲中明确表示,美国将在非洲发力、驱除中国在非影响力。8月,美国媒体报道,美国政府计划以美国海外投资机构——海外私人投资公司为主体,将美国国际开发署旗下的数个机构,整合成一个有权进行600亿美元投资的新机构——美国国际发展金融公司,投资的重点将是非洲地区。10月,特朗普派第一夫人梅拉尼娅去非洲进行“夫人外交”,想以此修补与非洲国家的关系……可以看出,冷战思维驱动下的特朗普政府,把与俄、中的竞争关系带到了对非关系之中。

  中非合作响应非洲需求,强调互相尊重

  与美国不同,中国对非政策强调互相尊重,平等相待,并提出构建发展共赢的“中非命运共同体”。

  为进一步推动中非合作、与非洲国家分享中国发展经验和成果,中非间于2000年成立了机制化的中非合作论坛。每三年就召开一次的论坛,是中非高层间集体对话的战略平台,不断推出指导未来三年中非合作发展的具体措施和蓝图。正是在该机制的有力推动下,中非合作在近20年来取得了全方位发展。

  中国对非合作充分考虑非洲发展需要,与非洲发展战略充分对接,着力携手解决非洲基础设施落后、资金匮乏、人才短缺等制约非洲发展的瓶颈。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不仅与非洲联盟2063议程、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相衔接,也与每个非洲国家发展战略精准对接。

  特别是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上提出的未来三年合作的“八大行动”(包括产业促进、设施联通、贸易便利、绿色发展、能力建设、健康卫生、人文交流、和平安全等领域),更是落脚于增进非洲民生福祉、推动非洲发展的实实在在的举措。

  不仅如此,在中国看来,非洲是各国合作的大舞台,不是大国博弈的竞技场,为此,中国愿意看到国际合作伙伴共同努力,推动非洲发展。

  孰实孰虚?非洲人民最有发言权

  中国始终认为,对非合作首先要尊重非洲意愿、倾听非洲声音、响应非洲需求。中国与非洲的合作怎么样,非洲人民最有发言权。

  在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以及第73届联大期间,很多非洲国家领导人公开驳斥所谓中非合作加重非洲债务负担的谬论,明确表示他们的国家渴望发展,急需资金,期待合作。他们认为,来自中国的支持和帮助没有附加任何政治条件,没有干涉他们国家的内政。他们欢迎中国、感谢中国,认为中国是非洲国家发展振兴最可信赖的伙伴。

  中国对非援助、投资、合作不是始于今天,而是始于新中国诞生之初,是始于中国自身还很贫穷落后的时候。中国对非洲的支持,更是从帮助非洲国家政治上的独立,扩展到经济上的自立。

  而反观美国政府,对非洲事务的关注度其实一直有限,抛出所谓新的非洲战略,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特朗普政府垂涎非洲经济的巨大发展潜力。

  然而,这份对非新战略的实施至少面临三重挑战。第一,立法授权和资金来源难保,尤其是在民主党夺回众议院后,特朗普政府要求的援非资金能否获得国会支持,还未可知。非洲战略实施细节语焉不详,尚处于“说说而已”的阶段。第二,美方对非合作设置一系列前提条件,甚至有在非洲国家内部制造分裂之嫌,难免拉低非洲国家的好感度和信任度。第三,新战略计划“绕过联合国”,还强调美国更愿与非洲签署双边经贸协议,这势必置非洲国家于不利地位,也不符合非洲一体化和经济融合的趋势,难以获得广大非洲国家认同。

  相比于中国“真实亲诚”的对非政策,美国对非战略显然暴露了其自相矛盾的立场:说要帮助非洲发展,又强调美国利益必须第一;说尊重非洲独立性,却处处设坎,未来恐怕难取得美国所希望的效果。(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 贺文萍)

附件:

中非合作论坛中方后续行动委员会秘书处2004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3829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02097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南大街2号 邮编:100701 电话:86-10-65962810,86-10-65962827